通证工程学系列 | Part 1: 区块链会失控吗?



  • 01 引言

    通证化生态系统(即公共区块链)的核心特征可认为是激励参与者做事。激励机制是一种强有力的存在形式。但与人工智能算法优化器的设计类似,要实现正确的激励是非常困难的。更甚至,区块链可以被类比为一种生命形态。在这种情境下,如果作为生命的我们最终沦为肆意汲取地球能源的失控生物会怎样?也就是说:区块链会失控嘛?作为系列文章的一部分,本文要探究上述问题,并旨在完善通证系统的设计流程。

    02 “打地鼠”式人工智能

    几年来,我一直在从事创造性人工智能工作的研究,从头开始研发类似放大器的综合模拟电路技术。

    我喜欢先进行综合运行,找出一个问题,如“有一些随机悬空线路”。然后我会加上一个程序化的约束条件,如“每个节点必须连接一条以上的线路”,从而解决悬空线路问题。

    之后我会再次运行,找出另一个问题,如“这条电路的电流比正常值大100倍,会损毁电路”。我会修复它,如此周而复始。

    这样的解决方式一开始还能让人接受。但在尝试解决十几次问题之后,就会让人崩溃。这种到处补窟窿的感觉就像是在玩打地鼠游戏。

    在经历了许多痛苦之后,我采用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即隐式地捕捉意图。

    这就像是在进行一场软件调试,让机器明白我的真实意图是一个巨大挑战。从中我学到的是:设定目标函数和约束条件异常困难。

    03 回形针最大量生产机

    与机器沟通意图是件困难的事情。Nick Bostrom提出的回形针最大量生产机(Paperclip Maximizer)理论支撑了这一观点:

    假设我们有一种人工智能,她的唯一目标就是尽可能多地制造回形针。那么这类人工智能很快就会意识到:杀死人类会对她的生存更有利。因为人类掌控着她的“生杀大权”,如果人类决定关闭她,回形针产量就会减少(译者注:此处指与人工智能的既定目标相悖)。此外,人体中蕴含的一些原子也可以用来制作回形针(译者注:此处指人工智能为了既定目标不择手段地汲取一切资源)。这类人工智能努力创造的未来将是一个充满回形针而没有人类的世界。

    替代文字
                         回形针最大量生产机

    在这种情境下,人类传达了主要目标:使回形针的生产数量最大化,但忽略了一个关键的约束条件,即不要毁灭人类。然而,如何准确表明这个约束条件呢?这确实是个难题。

    人工智能的愚钝与否并不重要,只要她能够获得资源维持生产,我们的世界终将被回形针所掩埋。优化器和人工智能才不会关心你的真实意图,她们只会愉快地实现生产最大化。有些人会说:“好吧,拔掉她们的电源线就行了”。这仅仅适用于中心化的人工智能,但对去中心化的人工智能(AI DAO)是不奏效的。

    04 区块链是信用制造机

    我们已经设想过优化器的情境了。现在让我们设想一下区块链的情境吧。之后,我们再将这二者合而为一。

    区块链相比传统的分布式系统有着几大优势:去中心化(不为某个机构实体所有或控制)、不可篡改(信息一旦写入区块链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以及易于发行和转让资产。这将区块链塑造成了信用制造机。这些特征又解锁了类似智能合约这样更高级别的功能。

    05 区块链是激励制造机

    “给我什么样的激励,我就能给你什么样的结果。”——查理·芒格

    区块链社群认为区块链有助于在通证持有者群体内统一激励方式。每位通证持有者都是利益相关者。但区块链的好处事实上比简单地统一激励方式更具普遍意义:你可以自己选择激励方式来发放区块奖励。换言之:你可以通过奖励通证来激励人们做事。区块链就是激励制造机。

    替代文字

    我认为这是一种超能力。区块奖励功能决定了你想让网络参与者做的事。那么问题来了:你想让网络参与者做什么呢?这又引申出一个关键问题:如何将意图有效地传达给机器?这是个难以处理的问题。我们真的知道如何设计激励机制吗?

    06 区块链有生命?

    欧文·薛定谔(Erwin Schrödinger)在他的论文《何为生命?》中仅将生命定义为一系列物理过程。最近,物理学家杰瑞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赋予了生命一个热力学解释框架:一切都与熵有关,碳原子并不是万能的。(译者注:Jeremy England认为生命的本质源于分子的特殊排列,一组原子演变至细菌的特定形式和功能,是向远离平衡点方向发展的热力学过程的自然结果。)

    人工生命(A-Life)社群承认“生命”的定义存在争议性。有些东西显然不是生命,比如锤子;有些东西显然是生命,比如小狗。但两者之间也有灰色地带。我们可以把生命的定义罗列成20个选项:是否具备自主移动能力?是否具备自我繁殖能力?是否具备决策能力?以此类推,等全部核实无误后就能确定“这是生命”了。

    Ralph Merkle关于比特币有生命这一观点做出了如下论述:

    比特币是一种新生命形态的第一个例子。她生存于网络。她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她有能力向人们付费以延续自己的生命,还因为她提供了一种有用的服务,人们会为此买单……因此她不能被终止,甚至不会被中断。即使核战争毁灭了地球的一半,她依然会继续存在,不会消亡。

    07 比特币会失控吗?

    回顾一下前几节的内容:
    ·为优化器/人工智能设计目标函数和约束条件是困难的。
    ·能够获得大量资源却有着不良目标函数或约束条件的人工智能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回形针最大量生产机)。
    ·比特币可以被视为一种生命形态,或是一种蠢到家的人工智能。她几乎不可能被终止。

    让我们把这些综合到一起。回忆一下比特币的区块奖励功能(即目标函数):通过最大化哈希率、最大化用电量来确保其整体网络安全性。根据这一目的,比特币优化得非常好,以至于其有望在2019年7月超越美元。(译者注:牛市时候的人们真是乐观。)电力或许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资源。它会在人类之间引发战争。(还记得石油战争么?)

    简言之:
    我们有一种从根本上来说无法终止的生命形态,她正处于疯狂的优化之中,只为争夺最宝贵的资源——电力。这种生命形态被称为比特币。

    那激励的力量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代表着我们需要在构建这些通证化生态系统时给予正确的激励。

    08 结语

    可以肯定的是,中本聪并没有要榨干地球生命力的意思。但目标函数(即激励机制)的设计真的很难,不过我们必须尝试。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们需要坚实的工程理论、实践和工具。换言之就是通证工程学。本系列下一篇文章将做进一步探讨。

    原文链接:https://blog.oceanprotocol.com/can-blockchains-go-rogue-5134300ce790
    作者:Trent McConaghy
    翻译&校对:哪吒很忙
    翻译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owmz7xquVetvYN_KdT-k5A

              链AI | 专注于区块链与AI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梭和远方!
    替代文字